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
欢迎您!您可以在本论坛交流探讨,也可点击论坛上方导航栏到中革中央语音聊天室交流探讨!

我们中革中央的总纲(目标):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本论坛域名已被中国资产阶级政府屏蔽。新的中革中央论坛网址:http://gm03.asia


谈论“开放”所引发的思考

向下

谈论“开放”所引发的思考

帖子 由 周群中革中央 于 周一 一月 23, 2012 10:36 am


  一个曾经被我“教育”过一顿的“论者”,那天隆重地向我介绍了他的启蒙老师:“烂老师是位大博士,有大知识的,一般也很少肯教育别人的。”

  “烂什么的博士?”我有点好奇。虽然我也曾在一家坛名中杂着“博士”两字的论坛上与几个似乎有点儿口才的人费过一番口舌,但就是在那家打出“博士”招牌的论坛上,我也是没见过有人敢亮出自己的学位来参与论辩的。然而,眼前却猝然出现了位大模大样亮着博士头衔的“论者”,按常理推想,这位比“论者”大得多的“大论者”除了应该是有点学识和智慧之外,对于自己的那点学识和智慧看来确实也是很抱了点信心的。

  “是啊。烂博士的烂是阳光灿烂的烂,而不是破破烂烂的烂。”介绍人又介绍道。“我之前的为什么能在论坛上小有名气,全都是仗了他的教诲和辅导。如果你听了他的高深妙论,也一定会洗心革面的。喔,我不妨碍你们的交流、探讨了,你们自己谈吧。”

  介绍人下线了。但我清楚他一定是隐身在旁窥视着。在我的以往经历里,还很少见到有人见了我在展现思想而掉头走开之事。我很清楚自己的看法和想法都是经由了自己的思想所产生而形成,因此,对每一个正常人来说,无论其是持着的赞同与否态度,也都会被我的独特见解所吸引,继而就会不由得被引发而作一番自己的思索,跟着更会忍不住也明确表示出自己的对之赞同与否态度,并详尽论述自己的之所以对之赞同与否的理由。除非是冥顽不灵至极或大脑出了毛病之人,才有可能见了立场坚定、观点鲜明的论点却会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撒手而走。

  “你就是周群?实际上,我也是听许多网友都说到你,才特来教导你的。”博士努力确立着我与他之间的身份、地位及知识关系。

  “是啊,我周群是几十家论坛的常客,而且大多人都知道有我这么一个拥有自己大脑的人。倘使你能够在我的思想里加点儿什么进去的话,的确是仅需很短的时间就可呈现在国内最大、最好的论坛上的。”我委婉地点破了他的此行目的。

  “我看过了你许多文章。一般人的文章我烂博士是不屑看的。而为何要看你的文章,就因为你的文章写得不怎么样,文笔、观点、逻辑都有明显的不足之处。”

  我对着荧屏笑了,这番话我可是已经听得多了,而且每一次又都会令我想起了《叶公好龙》中叶生的那双“看别人文章时一贯非蔑视得半眯着瞧不可的眼睛”。但就不知今天的这位“大论者”是否能够与众不同地说出这个“不怎么样”的所在与理由来。

  我静待着烂博士继续往下说明。

  “比如,你对闭关锁国的认识就很是不够,所以才会写出了《对乱用“闭关锁国”一词之质疑》。你要知道,不开放就会落后,封建社会就是个最好的证明!”

  “什么?封建时代的落后,是由于不开放所致?!”我诧异了,也感到了惊奇。于是停止了边聊边正在作的论坛回帖,并且关闭了那论坛页面。

  “是啊。封建的意思就是闭关锁国不与他国来往,这也就是导致了封建时代落后的根源。”

  “想来,你应该读过书的吧。”我对他的博士头衔产生了怀疑。

  “光读书就二十多年呢,否则,如何成为博士?!”

  我开始替他找其他原因了,并且突然间也想到了另一种的可能性:“会不会是读书过头了,反而读坏了脑子?”

  “你说什么?!”博士并没有理会我的苦口良药,却火冒了。“难道我说错了?!封建的意思不是封闭国门搞建设?!而导致了封建时代落后的又难道不是不开放所造成的?!”

  “当然不是!假如你见了瘸腿,你会不会说是由于他的手不好而走路不快呢?”

  过了好一会,烂博士才回话:“你的这个比喻并不恰当。瘸腿走路慢,自然不能怪手而只能怪脚了。但我们现在论的是封建时代的发展慢,与瘸腿的比喻是完全不相符的!”

  “你还没能领会我的意思?”我无法想象一个博士居然听了我的话还是没能明白过来。而在我的以为里,就是一个中学生也能够由此而意会了。

  “怎么讲?”

  “这并不难解啊,略知中国历史的人就应该很清楚的啊。封建的意思就是帝王把土地、财富及官位分封给亲属或臣僚,以此来构建金字塔管理模式啊。”

  烂博士又沉默了。可也就在我以为他已经总算明白了过来,准备回去好好地作番思索了,而我也重新打开了论坛上我的文帖认真观阅回帖时,他却又发来了信息:“好吧,就算封建的意思是那样的,但封建时代是不是闭关锁国呢?封建时代的落后又是不是不开放所造成的呢?”

  我的脑袋一下子就大了起来:怎么还是没能从我的言语中明白过来啊?这些可都是最浅、最基础的知识啊!而更要人命的是,这种常识看似简单但要去一一加以详细说明并让人能够完全领会、学懂,却又绝非是个三言两语就能达成之事。这与重新回学校读一遍书又有什么区别呢?“你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不会是还没有读到吧?”

  “我读的书,差不多都可放满一屋子了,可是书上说到封建社会的落后原因,全指的是闭关锁国。”

  “不是吧,书上如果是这么写,岂非成了混帐书?在把人引上歧路?一定是你自己的理解有问题吧。”

  “不会。我这二十多年学到的知识,全是说明了封建社会的落后原因是闭关锁国。”

  我见他一改初时的傲慢态度,变得似乎很想与我来探讨般的模样,不禁心有点软了。我一边思索着如何超越他那一屋子书的知识却又能说得最简单明了以便可让他一下子就弄懂,一边开始试探他到底胸中有着多少的学问。

  “郑和下西洋、丝绸之路,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可这与封建社会的落后有什么关系呢?”

  这下我有点儿放心了,毕竟小学生该知道的这位烂博士总算还是知道一点的,只是蠢得不会联想而已。“从这上面不是已然就能看出封建社会也并非是一味闭关锁国的?在那么交通不便的艰苦情况下,还想到了该走出国门去闯世界。当然,不可讳言,由于金字塔管理模式的缺陷,也必然会导致了其时的一些官僚为了私利而有意无意地阻挠中国与国外的正常交往。”

  “那么说,中国的封建时代也没有闭关锁国了?”

  “当然。闭关锁国一词是外国人强加于中国的,那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恶意封锁中国,造成中国和许多国家不能贸易的现象,然后就反咬一口说中国闭关锁国,而且还骗人说是闭关锁国导致了中国的落后。它们的目的是企图令中国乖乖地听它们的话,无条件打开国门任它们肆意妄为。”

  “那么,封建社会的落后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是金字塔的管理模式所致。”我感觉自己遇上了一只愚木脑袋,什么都得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并且最后还得帮他全都串连起来。

  “金字塔的管理模式?又是如何导致了落后的呢?”

  我长叹了一口气。怎么会书比我读得多得多,却又是什么都不懂、都不知道的啊。看这样子,我的今天论坛之行又一次要泡汤了。

  “金字塔管理模式,就是把人分成等级档次,然后从上往下压。理论基础为:一人说话大家听易于管理。形式为:该怎么做的指令全都从上而下,收入的多少也都从上而下。状况为:绝大多数的人被重压在了最底层成为封建统治阶级的民奴。这种金字塔的管理模式有利于统治阶级对人民的控制和压榨,但由于人民群众都被统治阶级不顾死活地重压在了底层,从而也就扼杀了人民群众的智慧和积极性,甚至形成唯利是图的人性模式和一盘散沙的人间关系,而此也正是导致了一个国家落后与脆弱的直接原因。而且,封建的统治阶级为了能够牢牢地压制住人民群众,会置国家安危于不顾,非但致力宣扬个人主义,更会故意力捧赞美一些什么官或什么名人及其所作的什么事,并且刻意美化夸大其的对社会作用,以此来轻蔑人民群众的力量和创造力、瓦解人民群众的自信与自尊、加深人民群众的奴性,令本就生活在不平等下的人民群众之灵魂中,仅剩下‘人民就得安分守己做个好民奴’的意识,产生并形成凡是遭遇了什么更不平、更不公之事也只有且只能去找到‘清官’、‘好官’才可解决的思维,从而促使人民群众认同并认可‘人民是官管的,而官也是由官管的’概念之余,再也不去正常的想自己也是个人,而且还同样是个中国人,为何就不可与官或财主相提并论,为何就不可以与官或财主公平、公正相待。”

  我发完了信息,就自管自开始回复起了论坛上的回帖。但烂博士这次却消化得极快,不一会儿就又发来了话语。

  “照你这么说,现在岂不走的是回头路?不顾人民群众的生存状态,不时的给官员加薪、加权,刻意拉大官与人民之间的距离,形成唯利是图的人性模式和一盘散沙的人间关系,不给人民话语权,还大力宣传、美化几个官或名人。”

  我回复上了论坛的回帖后,敷衍道:“呵呵,这次你的反应不慢。”

  “可是,我还是不懂,社会主义也有宣传、美化官的事吧?”

  “无视官的整体素质而单独力捧赞美几个官并刻意美化夸大其的社会作用,是封建社会的一贯骗人做法,社会主义要的是整体官的素质都好。因此,两者的宣传赞美方式与角度都是不同的。封建的做法是仅要官能做到一点儿份内之事就会大肆力捧赞美,这是作给人民群众看的,而社会主义所宣传赞美的,必须是超越了一般人所能够做到并且更得是为人民服务的之人和之事,这是宣传赞美给官看的,亦即是树立起官的榜样。”

  这次,烂博士待我从容回复了两张帖子后,才回过神来。

  “我们扯远了吧。论点可是闭关锁国啊?”

  “没跑题。这就是在证明封建的之所以落后并非是闭关锁国。”

  “那么,***时代是否闭关锁国呢?我听说毛主席总认为中国是最伟大的、中国人民也是最伟大的,因此就总是自高自大地想搞闭关锁国建设。”

  “这些我都已经说过了,闭关锁国完全是别有用心国家强加于中国的,先封锁中国造成中国出现和一些国家无法贸易的现象,然后就反咬一口说中国闭关锁国,这是外国人的毒计。事实上,看一眼目下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行径你就应该明白的,它们一见谁不顺眼马上就会搞什么围堵封锁。不过,你提到***时代那就最好了,那更是让人可一眼就看出了实际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关掉突然跳出的聊天窗口,把自己的在线状态由“有事”改为“隐身”。

  “过去,封建社会由于金字塔管理模式而致成了落后被挨打的局面,因此外国人只要一搞封锁然后再用洋枪洋炮打进来,就能胡说八道成中国源于闭关锁国而落后被挨打了。然而,中国解放了,成立了民主的人民政府后,那些愚蠢的外国人还以为可用那个下流招术来蒙骗世人,由此就一本正经地一边封锁中国一边大喊大叫中国是在搞闭关锁国。但问题却在于,中国已经不再是金字塔管理模式了,而是当今世上最先进、最科学的民主集中制模式了,中国的官也都由过去的老爷变成了为人民服务的公仆——统称为意喻有才能、善于办事的:干部,而这种人民当家作主的状态就使得人民群众的智慧和积极性被充分地激发了出来,所以就出现了至今人类史上也绝无仅有的高速又稳健的发展,以致在没有一点副作用的情况下整个社会短时间内就猛然跨越且超过了外国得用几百年才可能完成的历史进程。当时那些封锁中国的外国人,见中国在那么艰苦的环境里非但实现了两弹一星、水利布局、公有制体系完善、真正的民主,更让其他国家也产生了敬意并争先恐后与中国建交或建立友好关系,因此顿感到了如果再封锁中国将会‘偷鸡不着蚀把米’,特别是在中国发动文革后这种感觉就更重了,于是在文革期间自己也屁颠屁颠地跑来同中国拉关系了。”

  “但毛主席当时并没有马上响应美国的改善关系要求啊?”

  “对!对于那种包藏祸心的国家,就得采用‘人牵着狗’的最高招术,而决不能沦为‘人被狗牵’的不堪关系。”

  我回复了三张回帖后,烂博士又来了信息:“还是不对啊。哪后来为什么还会再喊改革开放呢?”

  “对于这个问题,或许是由于我思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吧,目前的我也是尚未抽到空去弄个清楚、明白。不过,如果你非得要我刻下就姑妄定论,那么我的暂时想法是:喊喊玩玩的吧。因为,***时代许多国家都是怀着敬意来同中国交往的,这是真正的开放,而现在喊了‘开放’几十年,你还能看到几个国家是真正对中国有实际敬意的?”

  我转了个论坛又准备继续回帖,却突然发现在那个论坛上我之前竟然少发了一篇文章上去,于是赶紧也补上了再回其他的帖。而烂博士也始终未再发来信息,他挂在线上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然后就突然下线了。

  本来我以为这事就这样已经过去了。这一番的教育在我想来,也足以超越了烂博士那一屋子书的知识且也简单明了得可让他一下子就弄懂了,虽然于我而言,郑重其事地去教育一个这种货色,似乎实有“杀鸡用牛刀”之嫌,但正所谓:“不因事小而不为。”无论如何,事后我还是能有一点“总也算是为中国多教育了一个人,做了桩小好事吧。”的自得其乐感觉。然而,本该结束了的事却并没有结束,本该过去了的事更是并没有过去。

  昨天下午,我收到了一位相识已久好朋友发来的留言信息:“周群,有个叫烂博士的在大肆叫嚷***时代是闭关锁国,还说你也被他教育得认同了他的这个观点。”

  由于我当初的毅然决然选择了这条誓为国强民富而奋斗的道路,因而自己的个人经济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以致于上网也只能用最便宜的包时段方式,平常只有收取信件、留言时才会瞬间的联一下网。而等到了今天凌晨的上网时段我再找到那位好朋友询问其详时,他却告诉我那个烂博士早已下了线。

  “当时,烂博士对我们几个人说,你周群起先还顽固于***时代并不是闭关锁国的观点,后来经过了他几个小时的教育,才认同了他的观点,跟着也就觉得后来的开放喊得很有必要了。”

  那位好朋友见我没回复他的话,继续说:“我马上就回击他了,说周群绝不是个墙头草,他的思想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才形成的,决不会动摇的!我还劝其他几个人不要去相信他的胡言乱语。……”

  事实上,我这时已无暇回复好朋友的话了,因为我非但已经明白烂博士是企图一举两得,既借我的名义来说服人又可诋毁我的名声,而且,我的脑海中也突然地不断闪过亮光。

  我赶紧下了线,捕捉着那几道脑际的灵光。

  原来,烂博士并不是不知道指责中国闭关锁国是个外国人的毒计,甚至一开始就不单已经清楚明白,更连来找我也仅只是为了给人一个事实:特意去教育过周群。

  是啊,一个读过书的人怎可能会连这起码的外国人毒计都看不出来呢?!但是,正当我开始自怨自叹起了自己的蠢与呆时,一道灵光却又忽地在脑海中闪过:不对啊!如果是已经知道了这是外国人的毒计……却还执意无视于事实而跟着外国人一起去叫喊……哪,性质岂不是……卖国贼?!

  一想通此节,其他的问题居然随着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然而,也就在那渐渐清晰的之际,一层朦胧迷雾却同时也弥漫了上来,更把一切重又遮掩得更加的迷糊难辨了。尽管此时脑际的灵光还在接连迭现,但居然已是毫无作用:那么,其他的人呢?那些似乎也读过书的,其中甚至更有些是中国很能说上几句话的人呢?他们的执意跟着外国人一起叫喊,该定什么的性质呢?此外,还有那个使人意会成之前的中国必定是闭关锁国之口号“改革开放”,又该如何定性?而如果一个国家既是金字塔管理模式,却又无条件打开国门任外国人肆意妄为,哪更该……?

  啊呀,不对劲啊!今天的我怎么会想得这么深呢?!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睡倒在电脑前。我抬起头,感觉到枕在脑袋下的右胳膊酸麻得已不听使唤了,随即我也觉察到了面前的电脑并没有关闭,仅是进入了睡眠状态。

  我唤醒了电脑。荧屏上显现出的是已打了《谈论“开放”所引发的思考》标题的写字板,这下顿时让我忆起且明白了过来:之所以自己会做了这个怪梦,原来是凌晨收集了论坛上《对乱用“闭关锁国”一词之质疑》一文的回帖所致。在那些回帖中,有许多的内容让人一看就知是卖国贼所写,肆无忌惮公然露出了一副狰狞的卖国贼嘴脸帮着外国人大叫大喊之前的中国是闭关锁国,企图令中国乖乖地听外国人的话,无条件打开国门任外国人肆意妄为。

  我振作了一下精神,挺直了腰酸背痛的身子,在早先打出的《谈论“开放”所引发的思考》标题下,开始接着打:一个曾经被我“教育”过一顿的“论者”,那天隆重地向我介绍了他的启蒙老师:“烂老师是位大博士,有大知识的,……


  题外话:曾有人问过我一个小问题:“与我们中国一样也是大国的印度,为什么会开放了几百年,却是越开放越贫穷呢?特别是与我们中国的***时代相比,那期间的印度简直就像是停滞不前似的,而最不可思议的更是,如今怎会又趁着我们中国大搞‘改革开放’之机,竟有了迎头赶上之势呢?”

  这可真是把我给难住了。由于我研究自己的中国都还来不及,根本就没时间可去对印度作认真细致的了解,以致更是没做过到位的分析和研究,所以,我于此是一点发言权都没有,更别说是回答这个小问题了。

  当然,本着“多学终归是不错”的精神,在此我也很想讨教那些对开放及印度都颇有研究的论者:对于这个小问题,应该如何作答?

avatar
周群中革中央
Admin

帖子数 : 237
注册日期 : 11-12-11
年龄 : 69
地点 : 苏州

查阅用户资料 http://zgzy.tk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