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
欢迎您!您可以在本论坛交流探讨,也可点击论坛上方导航栏到中革中央语音聊天室交流探讨!

我们中革中央的总纲(目标):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本论坛域名已被中国资产阶级政府屏蔽。新的中革中央论坛网址:http://gm03.asia


“英雄”还是“狗熊”

向下

“英雄”还是“狗熊”

帖子 由 周群中革中央 于 周日 一月 01, 2012 12:47 pm


  “周群,今天我当了一回英雄,抓住了一个小偷。”

  看了眼弹出的即时通讯窗口,我随手打了个“喔”上去,就继续在论坛上找寻自己感兴趣的帖文。

  “那小子在街上跑。我听见他后面有人喊抓小偷,我就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他给扑倒在了地上。那小子看样子是个新手,被逮住了还不懂讨饶,只是一个劲儿说不要告诉他父母,……”

  突然我被有所触动,连忙问:“不要告诉他父母?是不是学生?”

  “是啊。后来我们搜他身时,在口袋发现了校徽才知还是个学生。那小子很倔,我们打他,吓唬他送警察局,他都不讨一声饶,挺着身体任我们打,只是一直说不要告诉他的父母。”

  我的心悬了起来。“你们问了他为什么不要告诉父母吗?”

  “起先也没问。刚抓住时,那些本来并没帮着一起抓小偷的过路人,见小偷就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十多岁的小孩子,当时都围了上来你一拳我一脚地打,场面很混乱。等到打得那小偷鼻青脸肿浑身是血了,大家才商量起该不该送警察局。那个小子倒也真够倔强的,打得已经不成人样了,居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还在求我们千万不要告诉他父母。我们就抓住了他的这个弱点,吓唬他就是要扭送去他家告诉他的父母。听我们这么说,一直挺直在那里任我们打的他,一下子跪在地上求我们了,……”

  我强忍住悲愤。“他说他父母都下岗失业了,因为年龄大了找不到工作,已经够可怜的了,不要再伤他们的心了。”

  “啊,他就是这么说的。噫?周群,当时你也在场?不对啊,你可是在苏州,怎么又可能出现在我们这里呢?”

  “我当然不在现场。”我明白又遇上了一个人头猪脑。“那孩子还说什么?”

  “他的学费都是父母借来的,他偷东西是为了偷偷地替父母交学校的杂费。后来我们也就放了他。周群,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他父母都下岗失业的?”

  “你做事都用脑想过吗?那样的孩子也打得下手?!”我憋住了差点儿夺眶而出的泪水,真想狠狠地痛骂他一顿,以舒解我心头对那孩子的不忍与痛楚。但转而一想,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痛骂只可解恨却不能说明问题,此刻该令他明白以后不可再去做这种糊涂事才是最要紧。

  我使劲压抑着激愤,先把他在心里视作可挽救的对象,好言开导启发他。“这些年来,媒体为了引导国人自相残杀始终在宣扬拜金主义,为人们所树立的奋斗榜样,都是一些无视社会、人民利益且概率又均在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之下的暴富特例。你可曾想过,媒体不断地这么狂轰滥炸对那一批批正成长起来的孩子会有什么影响?他们只是些还不懂得什么判断不判断的孩子,就像一张待字画的白纸一般在以观察的所得来确立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他们自然会一下子就认同媒体所立的暴富榜样为‘成功人士’,并且据之而去对照自己的父母。但实际的情况,想必你也是清楚的,让所有的父母都丢开道德、思想去与同胞作殊死搏杀是不现实的事情,何况,就是那些儿受媒体蛊惑而丢开了道德、思想去与同胞作殊死搏杀的父母中,大多也是拚了老命都没能侥幸成为那般的‘成功人士’。那么,你说这番对照下来,小孩子会如何看待那些够不上‘成功人士’标准的父母,又与父母的感情将会怎么样?”

  “这我知道,中国的家庭不稳确实是媒体一手造成的。别说是小孩与父母了,就是夫妻之间也有很多的就是意识中这么对照着而变得疏远的。可你还是没说清楚究竟是怎么猜到他父母都下岗失业的。”

  又是个没脑子从不懂应该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看世界的废物!我叹口气,努力使自己再耐下些心。“其实,这是显而易见的。那些离家出走做童工或加入黑社会的小孩子先不说,就是如今尚在勉强读书的小孩子中许多的也潜意识深处已不再敬重自己的父母,甚至有些还怪自己的父母不会也去与同胞作殊死搏杀,所以,家和父母的概念于他们而言是非常淡漠的。而你所抓住的那个学生偷了东西又不会讨饶,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不能让父母知道,宁愿挺着让你们那么多人打过瘾为止,竟然脑子里就没有一点儿这缺钱花全得怪父母是属于媒体所讥笑的那种放着大把很容易赚的钱却不去赚之人想法,像这么懂事的孩子势必是老实人所教导出来的,而这种老实人在我们这个变态时代却又必然是弱势群体之中的弱势群体,变态社会所产生出的无论什么苦难都会使之挨上份。现在你知道了吧?你所抓住的那个孩子可正是我们这个时代已濒临灭绝的好孩子,也是最可怜的孩子。”

  “你说的话,我能意会。不过,周群,偷了东西的小孩,你总不能称之为好孩子吧?”

  还说能意会,就不懂得自己再顺着往深处想一下。“你抓过大偷吗?”

  “大偷?”

  “不错。就是偷得企业倒闭令父母们下岗,又偷得学杂费暴涨让父母们交不起的那些家伙,你抓过吗?”

  “喔,你说的是贪官污吏啊,他们可比我大得多,让我怎么去抓?”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那孩子的偷完全是被大偷们所给硬逼出来的!实际上,在一个有充裕工作让人可做又大家都自食其力的环境中,倘使再有人不劳而获去偷东西,人人得而诛之是打死也活该,因为给了工作却不做或能够生活了还去偷,那是畜生行为,更会破坏社会的安定,其实此也正就是当初为什么要对那些大偷很严厉惩罚的根源,因为,大偷实比小偷的危害大得多。可惜的是,后来的中国终于被那些敢担千古罪人恶名的大偷们得手了,其后果自然而然的也就导致社会随即乱了套,国库被偷得亏空举债、银行被偷得出现金融黑洞、学校被偷得学杂费暴涨,企业被偷得成批倒闭,此时如果是年纪已大又有小孩要养,且又得去与年轻人都杂在其中的失业大军争抢工作,也唯有徒受折磨和苦难而已了。你所抓的那个孩子,爱读书又到了这个时候还那么顾着与父母的感情,自然是没有想脱离那个水深火热般的家之打算了,将来也必定是个难得的肯赡养父母的孝子。假如没有大偷去偷他父母的劳动果实而导致他父母失去工作,假如没有大偷去偷他父母的财富而导致学杂费暴涨,假如……”

  原本,我尚且想问他:不抓大偷,却去抓纯属被大偷给硬逼出来的“小偷”,该算“英雄”还是“狗熊”?当然,如果见他尚存一点人性的话,我还将说教些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杀富济贫之侠客精神,以便他日后倘若再遇上诸如此类的事情,可由之为社会、为人民做点好事,但是,突然间不知是无意的掉线还是故意的下线,即时通讯上显示出他已离了线。于是,我关闭了窗口,又点开了论坛上的帖文。

  可是,此时的眼睛与大脑竟然犹如断开了联系一般,文字在眼前跳跃,却就是进不了大脑,大脑里挥之不去浮现的是:一个弱不禁风被迫去偷学杂费的孩子正在被一群大人围殴着,逐渐被打得鼻青脸肿血肉模糊,却就为了能不告诉自己父母而挺直着小身子在任由着大人打过瘾。我又感到视线在模糊了起来,这孩子错在哪里?唯一错的就是自己生错了一个时代,生在了一个被大偷偷得他父母失去了工作、偷得学杂费暴涨的变态时代!

  我含着满眶热泪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试着放松身体靠上椅背。心底渐已明白,假如不把这件事情写下来,自己将会一直处于寝食无安的状态。于是,颤抖着手点上了一支烟,望着努力向上飘去的青烟,开始思考如何整理凌乱的交谈记录成文章,并把愤怒、激动之下的话语尽量修改得平缓些。
avatar
周群中革中央
Admin

帖子数 : 237
注册日期 : 11-12-11
年龄 : 69
地点 : 苏州

查阅用户资料 http://zgzy.tk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